天音

【唐毒】萌新毒姐姐,妳真可爱(1)

注意:
1.湾家人、游戏湾家生态,还请多包容
2.设定是工作室x萌新,唐毒小姐姐向
3.第一次贴文小紧张
4.取标题、名字无能

#
  通常而言,当一个人玩新的游戏而没有现实亲朋好友陪伴的时候,有其他玩家願意一起组队遊玩,不外乎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。

  面对这个状况,毒姐曲凤惜似乎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要开心还是难过,毕竟每个组她的唐门,但都是解了一个任务就立刻退出组队,到下个任务时,又再重复上演入组、退组的戏码。

  直到有师父以后,她才知道那些唐门们都是所谓的「工作室」,不外乎都是由电脑操控,自然而然是不会跟她说话,解了个任务就会离开队伍的。

  即使有了师父,曲凤惜还是一个人玩着游戏,毕竟师父那一个完全是个pvp大佬,成天除了阵营任务以外,就是往竞技场泡,一泡就是数小时的过去,要跟师父说话,通常都只能等到师父累了要休息、下线前勉强聊上几句。

  当初收了曲凤惜,说好不放养的会教她,但再怎么说她也是个纯新手,除了任务什么都不会,也不好打扰师父的竞技场,不过,师父的原话是如此解释的:

  「凤惜呀,妳满等前我帮不了什么的,你有问题就尽量问吧!我有看到都会回妳的。」

  那个毒哥师父说完这句后,曲凤惜想再问一些问题时,已经看见师父的所在地显示青竹书院,每次回到扬州不过几秒钟的间隔,一会儿就进佛山大乐窟或拭剑台,根本没办法问啊。

  毒姐也不想拜新的师父,她认为游戏也要像现实一样,只能有一个师父,太多师门的话自己也会错乱,就乾脆乖乖等着在师父要下线前,一次把问题都问完。

  这样的交流明显是有效的,至少萌新毒姐不再会因为等不到师父而让问题没有下文,解任务练等疲倦时还能跟竞技场结束而正要休息的师父聊天,相处上十分顺利。

  不过有一天,毒姐的任务卡住了。

  那是一个在龙门荒漠的任务,任务是要伪装成敌人去询问一些事情,可是每次毒姐伪装之后,一到怪的面前,总有工作室让王入战,最後又要傻傻等怪重新刷新。

  这样的流程重复了好几次,曲凤惜等了至少半个小时,真的无法好好的完成任务,想问个师父,但师父那位置又显示著天山碎冰谷,看来就是没办法喊师父求助的。

  一个又一个工作室点了组队,但这个任务似乎组队也无法完成,她只能点了一个入组,再看著所有人离开队伍,那绝望的心态可说是非常痛苦,可又无能为力。

  又一个唐门邀请入组,不外乎一定是一样的状况,毕竟这个唐门成女在不久前也才来到这个任务点,移动的位置与其他工作室一模一样,看来又是一个工作室的号。

  进入了队伍,这次并没有马上显示离开队伍,反而那个炮姐突然停下来站在她的旁边。

  「毒姐姐啊,妳怎么一直站在这里,半小时都过去了呢!」

  团队频道突然传来了这么一句话,使曲凤惜傻愣在电脑前,反应不太过来。

  等一下,这不是工作室的号吗?怎么会突然跟她说话了?满脸的疑惑看著那个炮姐在她旁边打坐,好像突然链接到了什么。

  炮姐知道她站在这里半小时了,可是炮姐明明才来没多久,如果她猜测的没有错,炮姐应该是工作室的一员,才会知道自己站在这里很久。

  不过她跟自己说话了,不回话好像有点不太礼貌,於是她将对话频道切换到团队,在上面打上了一行字:

  「太多工作室,我的任务卡住了。」

  毒姐如实回答后,那些工作室的唐门就像被定身一样,渐渐的开始不会移动,最後全部的号都停在了他们当下的位置,会影响到任务的任务一个个都被移动到旁边的安全位置。

  见到这样的状况,曲凤惜十分讶异,不过她立刻抓紧时间,把任务解一解,才终于把这个困扰她很久的任务给完成。

  当然,她不会忘记是什么原因导致她能够完成任务的,连忙在团队频道感谢那个炮姐。

  「谢谢妳,终于完成了。」

  「不会呀,虽然我们的主旨是赚钱,不过要是玩家玩不下去,我们也別想赚了。噢对了,妳看起来挺像新手呢!」

  「是的我第一次玩。不过,怎么看出来的?」

  当炮姐提出她的看法时,曲凤惜很疑惑为什么会被看出是新手,师父明明跟她说,这游戏很多人练小号,即使自己在玩的时候常常死掉,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,只有自己承认或喊人帮忙,才会被看出是新手。

  但是这个炮姐立刻就看出自己是第一次玩,才让她有点好奇到底是哪裡让炮姐看出来的。

  「因为妳为了这个任务,加入了很多组队不是吗?」

  噢,原来是这么简单的原因。

  这边的任务完成后,差不多也该随着任务去下一个地方。她看著工作室重新开始移动后,组自己的炮姐应该一下也会跟其他工作室一样,任务完成就退出,於是在团队频道再次感谢了声后,正準备要离开队伍。

  炮姐喊住了她,让她別急着退队。

  「我也很久没手动练号了,我陪妳吧,这样有问题我可以帮妳。」

  这个炮姐说完就真的开始走来走去解任务,就像个一般玩家一样,跟著她一起到下一个区域解任务,也在轻功的时候摔了几次,让曲凤惜把她从地上「捡」起来。

  过了段时间,等级也练了不少,不过毕竟毒姐也不是成天玩游戏的那型,长时间专注后感到十分疲累,正巧师父也打完竞技场来问她状况如何了,於是她向炮姐说了一声自己晚一点要关游戏,準备道谢并换去师父的队伍时,一个消息传到她的画面。

  【唐壹叁已经加您为好友。】

  这让她非常惊讶,师父跟她说过,工作室幾乎都是练满就删号,好友这种功能对他们而言幾乎用不上。

  惊讶归惊讶,她还是点下了确认成为双向好友,等她退出组队并回到五毒门派地、师父旁边后,一则密聊传到她的对话框中。

  「毒姐,妳要练等前密聊我一句,我再过来陪妳。」

  这应该算是她第一个好友,开心地回覆炮姐一声,随即将今天的事情告诉师父,而对方的对这样的经历感到十分好奇,要求徒弟多说一些有关她和工作室的事,於是一五一十地告诉师父。

  师父笑了笑,不过文字看不出是那种笑,推测应该是苦笑。

  「徒儿,认识新的人願意陪妳一起练是很好,不过不要忘记她是工作室,要是她要妳买什么你千万要拒绝。唉…没想到我打个竞技场,徒弟就被拐走了。」

  「不,我没有被拐走。」

  曲凤惜只是吐嘈了这么一句话,便继续聽师父的竞技场日常,像是今天遇到什么难打的队伍、奇葩的操作或是不可思议的情况,这对于她而言不外乎是难得和师父相处的时间,也是挺开心的。

  聊了一段时间,时间也差不多到毒姐要关游戏的时侯,在下线之前,她看著好友的几个五毒--师父的竞技场队友们还在开心的聊天,而唯一一个唐门,唐壹叁维持原本的等级在龙门荒漠。

  她猜测,这个工作室炮姐应该要继续挂着电脑操控练等,等她下一次上线,炮姐的等级也许早就把她拋出九霄云外。

评论(2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