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音

【唐毒】萌新毒姐姐,妳真可爱(2)

注意:
1.湾家人、游戏湾家生态,还请多包容
2.设定是工作室x萌新,唐毒小姐姐向
3.第一次贴文小紧张
4.取标题、名字无能

#
  当毒姐再次上线的时候,已是隔日午后,她看了看好友列表,毒哥师父又在竞技场,也不知道打了多久,她也不打算打扰,一个神行千里就是回到龙门荒漠,准备接着完成下一个任务。

  而神行千里读条到一半,她才意外发现炮姐还在线上,还没来得及看对方所在地,人物已经读完条并过图。

  甩着轻功到上次任务结束的位置,正准备要回任务之前,旁边站的竟然是那个工作室炮姐。不过一动也不动的样子,看上好像在挂机,也不知道这一挂到底是挂了多久。

  曲凤惜忆起昨日下线前炮姐的话,说是让她喊一声两个一起练,可炮姐昨天就挂在这裡的话,人应该是切掉画面或不在电脑前吧?

  挣扎了几秒,她还是传送密聊给唐壹叁,只是几个字简单的打招呼,几乎是瞬间得到了「离开一会,稍后回来」的回复,看来真的是在挂着。

  正准备把任务交一交、吃个玄九丸开始练等时,一个组队邀请发了过来,是炮姐。

  「毒姐姐,妳可真慢上线,这一离开就是十多个小时啊!」

  曲凤惜愣了片刻,才意识到对方说的是从昨天退出队伍后一直到现在、这中间的所有时间都包含在内的十多小时。

  这也不能怪她呀,毒姐是个正常的大学生,作息正常不太熬夜、报告小多不至于死亡那种,所有时间都拿来打游戏,那她文凭还要吗?

  心裡小抱怨了下,不过还是切到团队频,向炮姐说了声:

  「抱歉,平时不怎么打游戏,长时间玩会累。」

  「也不是要妳道歉啊!不过毒姐,你这号决定要怎么玩了吗?」

  炮姐让她别放在心上,只不过是小调侃,不是真的要她有什么歉意,连忙转移话题。

  这游戏大宗就是pvp跟pve,其他什么pv宠物、pv咸鱼、pv风景……那倒是不在炮姐想问的范围内,毕竟萌新,总会有想要的方向的。

  面对问题,曲凤惜按了个打坐,开始思考起这个问题。

  自己的师父是个pvp大佬,每日热爱竞技场,偶尔会向她灌输一些毒经的资讯,甚至会教一个等级还没过半的萌新一些风骚的操作,搞的毒姐用着那个没满级的号,努力找技能做出师父说的操作。

  可自己每次按的心疼手指,就是没办法像师父一样,把自己的操作打的完美,原本想追随师父一起打竞技场的心都凉了。

  「我师父是pvp,自然我也想走pvp,可师父那般操作学不来,可能还是只能打个pve。」

  将自己的难处老实的跟炮姐说,也在心中暗暗打算,可能未来pve打的好,还能跟个一线本,让师父感觉自己还是有前途的。

  唐壹叁知晓毒姐的想法后,脑中打转片刻,随即在团队频道敲上她要说的话。

  「我说,不如这样好了,你以后玩个补天,我就开这惊羽,一起打个竞技场好不?」

  唐门在团队频上打的字让五毒思考了很久,时间长的让她以为要被五毒拒绝,没想到正准备打个「开玩笑的而已」时,对方传了「#笨猪」的表情。

  毒姐跟她说,她这个游戏什么都不懂,玩pvp恐怕会拖着炮姐打不好,可能输得惨不忍睹都打不赢一场。

  关于这一点,炮姐早就想好要怎么说服了。

  「毒姐呀,我是个工作室,这游戏pvp我必须精熟才能接代打挣钱。只要妳愿意,从萌新变大佬的可能性只会高不会低的。」

  这话一出,那个萌新就开始纳闷了,两人也说不上是什么交情甚好的关係,但唐壹叁却一直在帮助她,感觉是挺怪的。

  想到这裡时,她突然想起师父说过的,「不要忘记对方是个工作室」,感觉帮助了她这么多,就欠下了人情债,将来如果对方要自己买东西,恐怕是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。

  毒姐迟迟没有回应,她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比较好,有一种快被坑的感觉让她纠结着。

  见对方一动也不动、没有回应,感觉陷入了什么尴尬中,炮姐才赶紧敲个字,让两人快去练等,以免浪费了毒姐难得可以玩游戏的时间。

  这么明显的转移话题,曲凤惜怎么可能看不出来,只是她也不想在面对刚刚那种难堪的气氛,打字表示答应后,两人也就继续在龙门荒漠解着任务,也差不多换到崑崙去练等。

  崑崙的场景是一片冰原,画面的蓝色让人心情沉下,忍不住使毒姐停住行动,就在驿站前面打坐起。

  「累了?要休息一下吗?」

  「不是,只是觉得这裡的感觉很安宁,情不自禁地想打个坐。」

  然后,她就看见唐门也在她旁边坐下来,但是什么都没有回应,彷彿只是单纯想陪着自己。

  两人在这裡打坐了一段时间,但过程完全一语不发,却不像刚刚那样的尴尬,就只是静静的看着画面、聆听来自游戏的背景音乐。

  曲凤惜站了起来,让唐壹叁以为要开始练等时,团队频道传来了一句道谢。

  「嗯?怎么突然?」

  「觉得我们只不过是素不相识、偶然而遇的人,妳却陪着我练,那明明是很浪费妳们工作室时间的事情。」

  见毒姐这么一说,其实唐壹叁也傻愣着。

  她也说不上是什么原因让她想要陪着毒姐一起练,起初可能只是因为看见毒姐困扰很可爱,才会把挂着的号停下来。

  可后来一念一转,把「唐壹叁」停了下来,就为了陪毒姐一起练等,还刻意挂着等毒姐再上线时能够马上找到她。

  刚刚,更有个想法是让毒姐一起打竞技场,一个萌新再怎么厉害,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练习手法、熟悉技能,至少会虐上几天、几个星期,可提出刚刚那个意见的自己彷彿不在意,只是一心一意地想要让毒姐不要放弃pvp。

  自己可真奇怪。炮姐心裡这样想,不过还是开了团队频道,输入上一串文字。

  「萌新毒姐姐,你真可爱,现在萌新已经很少了,回味一下小萌新生活,我也很开心的。」

【唐毒】萌新毒姐姐,妳真可爱(1)

注意:
1.湾家人、游戏湾家生态,还请多包容
2.设定是工作室x萌新,唐毒小姐姐向
3.第一次贴文小紧张
4.取标题、名字无能

#
  通常而言,当一个人玩新的游戏而没有现实亲朋好友陪伴的时候,有其他玩家願意一起组队遊玩,不外乎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。

  面对这个状况,毒姐曲凤惜似乎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要开心还是难过,毕竟每个组她的唐门,但都是解了一个任务就立刻退出组队,到下个任务时,又再重复上演入组、退组的戏码。

  直到有师父以后,她才知道那些唐门们都是所谓的「工作室」,不外乎都是由电脑操控,自然而然是不会跟她说话,解了个任务就会离开队伍的。

  即使有了师父,曲凤惜还是一个人玩着游戏,毕竟师父那一个完全是个pvp大佬,成天除了阵营任务以外,就是往竞技场泡,一泡就是数小时的过去,要跟师父说话,通常都只能等到师父累了要休息、下线前勉强聊上几句。

  当初收了曲凤惜,说好不放养的会教她,但再怎么说她也是个纯新手,除了任务什么都不会,也不好打扰师父的竞技场,不过,师父的原话是如此解释的:

  「凤惜呀,妳满等前我帮不了什么的,你有问题就尽量问吧!我有看到都会回妳的。」

  那个毒哥师父说完这句后,曲凤惜想再问一些问题时,已经看见师父的所在地显示青竹书院,每次回到扬州不过几秒钟的间隔,一会儿就进佛山大乐窟或拭剑台,根本没办法问啊。

  毒姐也不想拜新的师父,她认为游戏也要像现实一样,只能有一个师父,太多师门的话自己也会错乱,就乾脆乖乖等着在师父要下线前,一次把问题都问完。

  这样的交流明显是有效的,至少萌新毒姐不再会因为等不到师父而让问题没有下文,解任务练等疲倦时还能跟竞技场结束而正要休息的师父聊天,相处上十分顺利。

  不过有一天,毒姐的任务卡住了。

  那是一个在龙门荒漠的任务,任务是要伪装成敌人去询问一些事情,可是每次毒姐伪装之后,一到怪的面前,总有工作室让王入战,最後又要傻傻等怪重新刷新。

  这样的流程重复了好几次,曲凤惜等了至少半个小时,真的无法好好的完成任务,想问个师父,但师父那位置又显示著天山碎冰谷,看来就是没办法喊师父求助的。

  一个又一个工作室点了组队,但这个任务似乎组队也无法完成,她只能点了一个入组,再看著所有人离开队伍,那绝望的心态可说是非常痛苦,可又无能为力。

  又一个唐门邀请入组,不外乎一定是一样的状况,毕竟这个唐门成女在不久前也才来到这个任务点,移动的位置与其他工作室一模一样,看来又是一个工作室的号。

  进入了队伍,这次并没有马上显示离开队伍,反而那个炮姐突然停下来站在她的旁边。

  「毒姐姐啊,妳怎么一直站在这里,半小时都过去了呢!」

  团队频道突然传来了这么一句话,使曲凤惜傻愣在电脑前,反应不太过来。

  等一下,这不是工作室的号吗?怎么会突然跟她说话了?满脸的疑惑看著那个炮姐在她旁边打坐,好像突然链接到了什么。

  炮姐知道她站在这里半小时了,可是炮姐明明才来没多久,如果她猜测的没有错,炮姐应该是工作室的一员,才会知道自己站在这里很久。

  不过她跟自己说话了,不回话好像有点不太礼貌,於是她将对话频道切换到团队,在上面打上了一行字:

  「太多工作室,我的任务卡住了。」

  毒姐如实回答后,那些工作室的唐门就像被定身一样,渐渐的开始不会移动,最後全部的号都停在了他们当下的位置,会影响到任务的任务一个个都被移动到旁边的安全位置。

  见到这样的状况,曲凤惜十分讶异,不过她立刻抓紧时间,把任务解一解,才终于把这个困扰她很久的任务给完成。

  当然,她不会忘记是什么原因导致她能够完成任务的,连忙在团队频道感谢那个炮姐。

  「谢谢妳,终于完成了。」

  「不会呀,虽然我们的主旨是赚钱,不过要是玩家玩不下去,我们也別想赚了。噢对了,妳看起来挺像新手呢!」

  「是的我第一次玩。不过,怎么看出来的?」

  当炮姐提出她的看法时,曲凤惜很疑惑为什么会被看出是新手,师父明明跟她说,这游戏很多人练小号,即使自己在玩的时候常常死掉,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,只有自己承认或喊人帮忙,才会被看出是新手。

  但是这个炮姐立刻就看出自己是第一次玩,才让她有点好奇到底是哪裡让炮姐看出来的。

  「因为妳为了这个任务,加入了很多组队不是吗?」

  噢,原来是这么简单的原因。

  这边的任务完成后,差不多也该随着任务去下一个地方。她看著工作室重新开始移动后,组自己的炮姐应该一下也会跟其他工作室一样,任务完成就退出,於是在团队频道再次感谢了声后,正準备要离开队伍。

  炮姐喊住了她,让她別急着退队。

  「我也很久没手动练号了,我陪妳吧,这样有问题我可以帮妳。」

  这个炮姐说完就真的开始走来走去解任务,就像个一般玩家一样,跟著她一起到下一个区域解任务,也在轻功的时候摔了几次,让曲凤惜把她从地上「捡」起来。

  过了段时间,等级也练了不少,不过毕竟毒姐也不是成天玩游戏的那型,长时间专注后感到十分疲累,正巧师父也打完竞技场来问她状况如何了,於是她向炮姐说了一声自己晚一点要关游戏,準备道谢并换去师父的队伍时,一个消息传到她的画面。

  【唐壹叁已经加您为好友。】

  这让她非常惊讶,师父跟她说过,工作室幾乎都是练满就删号,好友这种功能对他们而言幾乎用不上。

  惊讶归惊讶,她还是点下了确认成为双向好友,等她退出组队并回到五毒门派地、师父旁边后,一则密聊传到她的对话框中。

  「毒姐,妳要练等前密聊我一句,我再过来陪妳。」

  这应该算是她第一个好友,开心地回覆炮姐一声,随即将今天的事情告诉师父,而对方的对这样的经历感到十分好奇,要求徒弟多说一些有关她和工作室的事,於是一五一十地告诉师父。

  师父笑了笑,不过文字看不出是那种笑,推测应该是苦笑。

  「徒儿,认识新的人願意陪妳一起练是很好,不过不要忘记她是工作室,要是她要妳买什么你千万要拒绝。唉…没想到我打个竞技场,徒弟就被拐走了。」

  「不,我没有被拐走。」

  曲凤惜只是吐嘈了这么一句话,便继续聽师父的竞技场日常,像是今天遇到什么难打的队伍、奇葩的操作或是不可思议的情况,这对于她而言不外乎是难得和师父相处的时间,也是挺开心的。

  聊了一段时间,时间也差不多到毒姐要关游戏的时侯,在下线之前,她看著好友的几个五毒--师父的竞技场队友们还在开心的聊天,而唯一一个唐门,唐壹叁维持原本的等级在龙门荒漠。

  她猜测,这个工作室炮姐应该要继续挂着电脑操控练等,等她下一次上线,炮姐的等级也许早就把她拋出九霄云外。